南京仍面临产业规模较低、创新突破不足、缺乏龙头引领等问题

向“服务4.0”跃升,南京应从三个维度破题

中国已进入服务经济时代,去年我国服务业占比达52.2%,贡献近一半的就业、近六成的税收和八成的新增市场主体,成为名副其实的经济发展支柱。南京服务业如何突破产业规模较低、创新突破不足、缺乏龙头引领等桎梏,实现高质量发展?2019全球服务贸易大会高峰论坛上,专家“支招”从三个维度破题。

“当前服务业已进入了‘4.0’时代。如果说服务2.0/3.0是响应式的、单一行业、标准化/模块化、基于过往经验的,‘服务4.0’必须具有前瞻性,能突破时间限制,跨行业整合资源,提供基于海量数据的客制化服务。”朱晖说,中国服务业在不断升级过程中,诞生了诸多引领全球的龙头企业,如阿里巴巴、腾讯等,甚至带动了城市整体的发展。

他认为,南京市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支点,高等教育规模全国领先,人才储备优势突出,产业基础雄厚,在服务业领域具备非常好的发展条件。但是,面向“服务4.0”的时代,南京仍面临着产业规模较低、创新突破不足、缺乏龙头引领等问题。

在服务业规模尤其是高端服务业领域,南京对比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差距悬殊,对比杭州、成都等其他二线城市也有不足;南京的发明专利授权数量处于第二梯队领先位置,但对比第一梯队城市仍有较大差距。缺乏龙头引领的问题更为明显,以互联网企业为例,北上广深杭集中了中国互联网50强企业中的40家,南京仅有一家。即便扩大到互联网前100强,南京也只增加了一家。

朱晖建议,南京可以从人才引进、技术引进、政策突破三个维度实现破题,真正实现向“服务4.0”的跃升。

在人才引进方面,出台南京需要重点引入的符合“服务4.0”发展需求的人才清单,设计相匹配的人才引进计划、扶持/奖励计划等。这方面,香港可资借鉴。香港对金融科技、资产管理、法律服务、创意产业等11个行业的高素质专业人才,通过“优才计划”入港时可以加30分(及格分数80分),特别优秀的可直接获得留港机会。

弗劳恩霍夫学会是欧洲最大的应用导向研究组织。2011年,广东省政府邀请该学会与广东科技厅成立联合工作组,统筹省内科研机构、高校及高新技术企业,为广东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提供技术引进与转化服务。朱晖建议,南京也可加大力度引入国际领先的独立技术转化与交易平台,将国内外领先的“服务4.0”相关技术快速引入南京并落地。

服务创新尤其是金融科技、共享经济等领域的创新,在带来社会进步的同时也可能引发很多问题。对此,朱晖建议引入“沙盒”机制,对“服务4.0”相关的新技术、新产品,进行小范围开放、试错,同时设计相匹配的政策机制,以加速新技术、新产品落地。

本报记者 查金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