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太阳伞、一台缝纫机、一个小方凳,就是余小林的缝纫摊儿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记者 纪枫波 实习生 李琛琛

许多市民,尤其是住在新小区的居民深有感受:缝纫店、修鞋店特别难找,想给衣服换个拉链、改个腰身、截个裤边,有时候要跑半天。对于此,不少市民不禁要问,我们身边的缝纫店去哪儿了?

现状:新小区周边缝纫店越来越少

上周五,家住北京路阳光栖谷的小曹网购了一条牛仔裤,为了截个裤边,她几乎找了半天时间。

她先在小区内询问了一圈,没有问到。后来,她又来到江苏路,印象中她记得有个缝纫店,但到了她才发现,以前的小店,现在已经拆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围墙。无奈之下,小曹电话一圈朋友,最终在五堰步行街找到一家缝纫店,花10元钱截了裤边,缝好扣子。

小曹以前住在五堰坡沟巷。虽然比现在住的小区环境差很多,但巷子里修鞋、配钥匙、杂货店、小吃店比较多,生活非常方便。如今住的新小区虽然气派宽敞,却感到生活没那么方便了。以前抬脚几步路就能置办的小事,现在要跑很远才能搞定。

无独有偶,家住湖南路某新小区的张女士想把一条裙子换个拉链,家附近城中村的裁缝店也拆了,只能跑到大商场里去,光停车费就花了8元钱。本来只用花几分钟和5元钱就可以搞定的事,因为要排队,最后用了3个小时,花了30多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随着新的大型小区逐渐增多,不仅是缝纫店,修鞋的、配钥匙的小店都将越来越少,像小曹遇到类似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多。

原因:高额租金吓跑小本生意

一把太阳伞、一台缝纫机,一个小方凳,这就是余小林的缝纫摊儿。余小林的缝纫摊儿位于车城西路玻璃钢厂门口的台阶上,没有门面,风风雨雨,10年有余。

多年前,余小林从丹江口习家店搬到十堰城区,丈夫上班后,为了补贴家用,会做衣、改衣的余小林决定将缝纫机搬出来挣些零钱,同时照顾丈夫、孩子。

“不是没考虑过找门面,但这样的小生意,收入不稳定,每天收入几十元,有时候甚至分文无收。找个门面一个月几千元,承受不起。”余小林说,虽然生意小,但不可或缺。东风公司60厂到东岳大市场之间,这么多小区只有她一个人从事这个生意,有时候下雨天或者家里有事没过来,心里很惦记,生怕耽误顾客。

缝纫店都在哪儿了?记者探访北京路、人民路、公园路多个新小区发现,小区配套的商业虽然不少,但大多是中高端,如干洗店、美容美体、咖啡馆、会所等。而低端、传统、方便大众的缝纫店、修鞋店几乎绝迹。

在北京北路多个新小区,记者发现小区门面出售和出租的都有,出售单价每平方米为1至4万元,10平方米的门面租金一年动辄数万元。显然,高昂的租金,不是小手工店所能承受的。

“其实,大型新小区人多,居民需求很大。但是,高昂租金让缝纫店、修鞋店难以存活。另外,作为开发商来说,也不太欢迎这些小店。”北京路一小区物业经理说。

□他山之石

杭州:社区要有“便民商圈”

记者查询资料获悉,杭州早在2008年出台了《杭州市社区商业设置规范》,其基本原则就是“以人为本,社区居民基本生活需求应在社区内得以解决”。

《规范》要求,社区必须要有满足社区居民日常生活需求所必须配置的基础业态,包括农贸市场、超市、便利店、餐饮店、美发店、洗染店和修理店等。其中,修理店是指社区内配备的家电维修、自行车修理、汽车维修、修鞋、配钥匙等店铺。

《规范》还对辐射半径、服务品种作出细致规定,如便利店一般辐射半径为500米,步行5-7分钟可到达,日营业时间16—24小时;超市、农贸市场和药店的服务半径为600米左右,社区居民出门步行10分钟左右就可到达;早点快餐店服务半径为200米左右,早点品种不少于10种,快餐品种不少于20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