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廖木兴

 

特殊教育缺乏师资力量,部分学校通过引入专业机构解决难题

一上学就“怪病”发作,莫名其妙地肚子痛;暴力倾向严重,打同学甚至向老师动手……新学期开始,有些同学的表现出现异常,远非“开学综合征”可以概括。特别是一些特殊学生,在随班就读的过程中出现心理问题,家长力不从心,老师陷入两难,如何才能引导孩子们健康成长?新快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部分学校缺乏特殊教育的师资力量,但通过引入专业机构的服务,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难题。

社会组织的专业服务填补学校教育空白

小颖(化名)是一名小学四年级学生,根据老师和家长反映,她好像生了一种“怪病”——只要一上学就身体不舒服,尤其是胃肠反应强烈。家长多次带他就医都查不出病因。“这种情况,学校和家长都难办。”全国心理技术应用研究所研究员王在泽通过广州市黄埔区民政局的公益创投项目,接手了这个案例。通过心理干预,王在泽发现,原来小颖在校与同学之间关系不好,也不喜欢和老师接触。在家里,父母缺少陪伴,只关心小颖的成绩,不注重培养孩子的人际交往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导致小颖厌学,甚至对校园产生恐怖感。由此条件反射般产生肠胃不适,进校园就加重,不上学就减轻。经过对学生、家长、教师提供心理咨询服务,综合调整各方行为模式,小颖恢复了正常的学习生活。据老师们反映,小颖已经变得开朗多了。

“在小颖这个案例里,诸多因素综合困扰,仅仅依靠单纯的学校教育或者家庭教育很难解决问题。”王在泽说,这需要社会组织提供特殊服务,填补学校与家庭之间的空白。

特殊孩子行为特殊 让很多老师很头疼

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在中小学校,“开学综合征”是学生常见的心理问题,像小颖遇到的心理问题也属于“正常”的范围,与之相比更为棘手的是特殊孩子的心理问题。

目前,教育部门采取特殊孩子随班就读的政策(教育部门允许部分功能性障碍不严重、或者智力程度可勉强跟上普通教育且情绪管理水平评估达标的特殊孩子随班就读),而学校特殊教育师资力量不足的问题让校方十分头痛。黄埔区怡园小学校长袁超告诉新快报记者,班级里为数不多的几个特殊儿童耗费了在职老师很多精力,这在普通学校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也不是什么孤例和个别现象,而是让很多老师非常头疼的问题。

在怡园小学二年级任教的班主任周老师回忆,去年一年级入学后的第二个月,班级组织秋游,班上的牛同学(化名)和另一名女生陈同学捡了地上的石子,把自己名字刻在车身上,当时交涉了近两个小时,最后家长赔了1200元了事。第二学期中段,牛同学又经常打人,最严重的一次,他把三角尺掰断,用尖锐处划伤邝同学右边眼角。

因为孩子频繁伤人,为帮助其改掉打人坏习惯,周老师先后尝试让他捐盆栽。捐第一盆时,再次伤人的间隔时间有个把星期;而捐第二盆时,隔天又打人了。后来老师又尝试“打人扣分,不打人奖励红花”的做法,结果牛同学往往一天就扣十多分……

得知学校引入专业儿童心理机构提供特殊儿童和家庭教育的专业支持后,牛同学的父母主动寻求帮助。牛同学接受小组心理督导后,家长发现效果不错。上学期快结束时,家长还主动向老师提出,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获得特教资源室的专业辅导。

小学校长:编制不足 难请到心理老师

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在广州,引进专业力量协助处理学生心理问题的中小学还不多。一位小学校长介绍,该校没有驻校社工,虽然学校所在辖区的街道社工站有一些心理咨询师,可以处理一些个案,但仍是很不足够的。如果孩子出了心理问题,主要还是靠班主任老师与家长沟通,对孩子进行辅导。

该校长还透露,学校现在连一些主课的教学老师都没有足够编制,很难聘请心理辅导老师。这位校长建议,最好可以统一为学校配备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在学校开展相关的心理辅导。“因为现在的孩子会出现很多心理问题,我们在学校层面无法提供专业的心理咨询或心理辅导”。

怡园小学的校长袁超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表示,让特殊儿童随班就读的初衷是为了寻求教育公平,部分学校专业力量不足令这一政策无法获得令人满意的成效。引入社会组织的服务,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驻校社工提供多元服务 包括心理辅导

广州市北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苏姑娘也表示,在驻校服务中,社工团队除了为有需要的同学提供心理辅导,还开展了性教育课程,得到了学校的认可。“很多学校欠缺这方面的教育,老师不知道怎么进行辅导,一些孩子对相关的知识也似懂非懂。去年,我们给低年级学生开生命教育课程,在高年级开性教育课程。”苏姑娘介绍,在她所服务的街道中,一项针对800多名家长的调研显示,九成家长认为应该给孩子进行性教育,但仅有两成家长尝试给孩子进行性教育。我们给低年级讲“我从哪里来”,怎么保护自己,给高年级按男生、女生分组来讲课,教他们学会自我保护,学会不要伤害别人。

建议

让普通老师 接受专业培训 或可止“近渴”

白云区特邀特殊教育专家邹捷表示,特殊教育面临很大的挑战,一方面是学生心理压力大,各种心理问题层出不穷;另一方面,特殊儿童随班就读也加大了学校的压力,所以特殊教育的专业队伍很有必要扩大。

“其实,特殊孩子随班就读,也是国际上对部分特殊孩子接受教育的发展趋势。”邹捷说,接受普通教育,有利于部分特殊孩子身心健康,具有专业老师和专业机构不能替代的作用。然而,接纳特殊孩子随班就读,对普通学校提出了更高要求。专业人员有限,编制也难以一下子扩大,邹捷认为,普通老师也要接受对特殊孩子教育的专业培训,具备对特殊学生进行基本心理辅导等的素质,这是解决眼下困境的努力方向。

除了上述教育政策方面的措施之外,邹捷更希望各普通学校成立随班就读工作小组,建立随班就读工作定期研究制度。结合学校自身特点和随班就读学生实际情况,自行编写、开发具有特色的随班就读校本课程,全面进行帮助随班就读学生充分发展的课改与教学实践。

■统筹:新快报记者 李应华 ■采写:新快报记者 李应华 谢源源 邓毅富 朱清海